秋天,收葡萄的季节

秋天,收葡萄的季节

街头渐渐有了落叶,清晨冷冽的凉风吹了起来,添上厚厚的衣,秋天就这样来了,唔,收葡萄吧。

波尔多和勃艮第的分级制度

波尔多和勃艮第的分级制度

波尔多和勃艮第,法国最重要的两个葡萄酒产地,都有等级分明的分级系统,但是两个产地因为历史各异,分级制度也大不相同。

品酒四部曲:望,闻,尝,记

品酒四部曲:望,闻,尝,记

品酒章法其实很不复杂,无外乎望闻尝记四步。中医里亦讲望和闻,可见色和香确实是重要的第一印象;烹饪讲究色香味俱全,品酒更是要尝味;最后需要记录下自己的品酒印象,剑招亦要积累临敌经验,你的品酒笔记就是你的宝贵经验。

聚焦

《春天里》,一支Cape Blend,这些能够对饮大醉的回忆

《春天里》,一支Cape Blend,这些能够对饮大醉的回忆

总有那么些时候,我们会怀念一支酒,或者怀念饮下的时光,或者怀念与之共饮的那些人,或者单纯怀念伊带来的那片声色世界。
拉菲们的把戏:高档酒的成本探索

拉菲们的把戏:高档酒的成本探索

我们已经到了更加成熟和理性的面对葡萄酒这一特殊的消费品的时代——比如看穿拉菲们的把戏,根据自己的需要来选酒,让这一绅士淑女的消费品,带给我们真正的优雅。
阿尔萨斯琼瑶浆的奇妙味蕾之旅

阿尔萨斯琼瑶浆的奇妙味蕾之旅

其实我不只是想说说这支在我的品酒笔记里上了80分的酒,更想说说这个被铺天盖地的Riesling(雷司令)弄得有些被中国品醇客们遗忘了的、然而在Alsace (阿尔萨斯) 与其同样重要的一个葡萄品种:Gewürztraminer。

Latest News

沁入心田的女性柔软:波尔多的玛歌和莫奈的卡米耶

文\苏雅
配图\Notor

写在系列之前:油画和葡萄酒是我最大的两个爱好。当年初到法国,就一个人带着干粮冒着塞纳河的寒风,冲到卢浮奥赛蓬皮杜看了个痴——有多少次与那些杰作相见,我就有多少次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而另一个可以让我激动万分的物什则是葡萄酒,我无休止的踏上参观各个葡萄酒产区和酒庄的旅途——一个产区一家好庄一支好酒给我带来的澎湃,又如何能让我停了拜访这些杰出灵魂的庄严旅途?于是我的这个葡萄酒油画系列,试着把两种寄托人类灵魂的艺术碰撞。

Water_Lilies_(1920-1926)

Read More…

盛夏的清爽,一支白兰地产区干白,一曲丽江小众吟唱

tariquet2夏天结结实实的来了,我每日在30度+的高温毒日下的葡萄田里做农妇,汗如雨下思维停滞,所支撑下去的小乐趣就是同时满足“简单+清爽”这两个条件的一支干白和一首歌曲:冰箱里的Tariquet Classic和耳机里的丽江小众吟唱。

Tariquet酒庄位于波尔多南边的Armagnac产区,这个产区是和“轩尼诗”所在的Cognac干邑产区并列的法国两大白兰地产区。酒庄除了酿造AOC Bas Armagnc的白兰地外,还有大量质优价廉的Tariquet VDP干白系列风靡全法。

“Tariquet Classic”应该是其中最火的一个,大概是因为Armagnac的白兰地葡萄品种Ugni Blanc (70%)和Colombard (30%),在法国很少见到做成干白的吧;还有就是基本税后在5欧(约RMB 45元)左右的合适价格,也是在哪里都可以找到伊的重要原因。

Read More…

“超二级庄”Château Palmer:执子之手

ChPalmer1palmer1961前儿收到闺中密友的邮件:“现在这里天黑得越来越晚,基本上到八点半才开始落日,让我明显感到春天来了,天气暖和了,可是心里还是凉凉的。每天早上起来,阳光照在床上,在暖和的被窝里,我就会想着,这世界上会有一个男人,来执起我的手、和我分享这生活的美好吗?”

——彼时我正翻着Château Palmer这本精美的书籍,宛然一笑,春天果真来了,大家都在找寻爱恋——然后继续看这本书,结果,不知是时令的原因、还是酒庄的原因、还是因为闺中密友这份细细密密的心思,读着读着,我显然看到了好多这曲古风里的甜蜜、激情与执着:一代一代酒庄人对酒庄就是这样的心情么——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Read More…

Pomerol的味道

Chateau L'ecuyerPomerol实在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这个只有769公顷的微型产区,可以算作波尔多乃至全法最高贵的红酒产区。声名远飘,乃至那天我和一个法国女孩说我喝了一款Pomerol,她都会倒吸一口长气,非常羡慕的说,“你真有运气”。而Château L’écuyer 就坐落在这片宝地之中。

Château L’écuyer 2004 是现任酒庄主和酿酒师Mr. Emeric Petit在此的第一年作品。2009年底饮用时,深红的酒体已经泛着桔色,说明酒体已经有了很好的成熟;轻轻转动酒杯,可以很清晰的看到缓慢落下的挂杯,这是85%Merlot带来的丰厚:在观感上来看,酒体浓郁,清澈闪光,非常漂亮。

Read More…

酒庄建筑:书写性格

文/苏雅
图/Notor

法语里Château一词,本意城堡古堡,本来指的是王公贵族的居住之地:法国最著名的城堡群要属卢瓦河谷区域,这个种满可塑性极强、可以酿制从最清爽的干白到最甜腻的甜白的白诗南(Chenin Blanc)的酒区,中世纪时原来是法兰西王国所在之地,到了如今这里仍然是公认的法语最纯正的地区——而在文艺复兴时,当时的国王弗朗索瓦一世更是把一位意大利巨匠邀请到了自己的城堡里,如今朝拜者们仍会特意到这座恢宏的昂布瓦兹(Château Amboise)来拜谒里昂纳多·达芬奇的墓地。于是这些符号,赋予了城堡这个词语尊贵的内涵,当几百年后资产平民化后,富裕了的人们亦想拥有昔日贵族的地位,那么他们在自己的葡萄庄园里建起一座城堡,亦是水到渠成的选择。

不过在古老的中世纪,城堡还是贵族的特权,那时波尔多酒庄里能称得上有城堡的就只能算是后来的玛歌三级庄迪仙庄园(Château d’Issan)了,这个在十二世纪就在法王后改嫁英国王子的皇室婚宴上有过记载的葡萄酒庄园,最后也成为1855年梅铎克(Médoc)酒庄分级中仅有几家带着Château头衔的酒庄——须知这个原版分级里,大多数酒庄还都没有Château的称谓。这个后来在葡萄酒界江湖共尊的词语,进入葡萄酒客们的视野,也不过就是百年前的事。正在这个著名的分级之后,随着工业革命的深入,波尔多葡萄酒贸易的黄金时代也到来了,新兴的梅铎克的葡萄园的庄园主们——其中为数不少是银行家和商人,纷纷在自己的土地上修建起了标志性建筑——城堡,来匹配自己的葡萄园产。于是葡萄酒行业里的Château品牌传说从梅铎克扩散开来,影响深远:

玛歌酒庄(Château Margaux)雍容华贵的城堡建成于1811年,之后又逐年落成了正门前的林荫大道,这些景致作为玛歌村唯一一家一级庄的酒标的一部分,成为每个来梅多克朝圣酒徒的必到景点;此庄对面的三级宝玛酒庄(Château Palmer)迪斯尼童话般的城堡建成于1856年,带着尖耸入云的双子塔楼,在峰回路转的玛歌村路口上演着柳暗花明,带给每个过路人眼前一亮的惊叹,诠释着城堡建筑对于庄园的品牌代表意义。 Read More…

只有鼻子知道:把酒香装起来的酒鼻子

文\苏雅

配图\NoTor

能够认出葡萄酒的香气并非是能够欣赏葡萄酒的必要条件,但却是一件很好玩很有趣的事。因为有很多香气平常生活中不常见到,就算遇见过也不一定会再次认出来,所以有一套葡萄酒香气盒子来训练自己的鼻子还是很重要的,于是便有了酒鼻子。

酒鼻子,法文名le Néz du Vin 的意思直译。法文词Néz本意是鼻子,品酒中有时也可以理解为葡萄酒的香气,所以酒鼻子不是葡萄酒长了鼻子,而是精炼出来的各种葡萄酒香气——这样的精炼,和香水有着同样的原理,所以法国最有名的酒鼻子生产厂家Jean Lenoir,也是在香水的故乡:普罗旺斯。事实上,le Néz du Vin 也是Jean Lenoir 的注册商标,就像我们曾经把所有电子词典都叫做那个著名的牌子文曲星一样,Jean Lenoir 的酒鼻子也著名到可以用自己的牌子来代指所有的葡萄酒香气盒子。

54 Read More…

波尔多葡萄酒博物馆

文/苏雅

图/波尔多葡萄酒文化旅游中心

如果说博物馆是一个城市的底蕴,那么波尔多这座酒城,好像还是缺了些葡萄酒的底蕴:有关于此的博物馆屈指可数。除了阿基坦博物馆(波尔多是阿基坦大区的首府)里陈列了一些老的生产用具和葡萄酒瓶的一个小展厅外,就是Charton地区(此区处于加龙河河岸,是历史上波尔多酒商的聚集地 )一个坐落在酒商地窖里的葡萄酒酒商博物馆。而且这两者都只能算得上是区域性、历史性的博物馆﹣围绕在十二万公顷葡萄田中的波尔多城,似乎缺少一个能够对葡萄酒下一个全方位的定义的地方。

在新世界葡萄酒大举袭来之时,波尔多人自然在持续地寻找,一个可以把自己继续凸显在世界葡萄酒版图上的点睛之笔,而他们果然也发现了自己在博物馆上的欠缺,更有定义葡萄酒的雄心和傲气﹣于是这个预计2014年底开馆、汇聚了自欧盟基金到波尔多葡萄酒行业协会的投资、预算达五千五百万欧元的葡萄酒文化旅游中心就开始了有条不紊的筹备。

Read More…

桌上法国之英国咖啡馆与三王宴

图文 NoTor

上一篇《芭贝特的盛宴》讲到芭贝特曾经担任主厨的英国咖啡馆(Le Café Anglais)。这是一家在巴黎真实存在过的餐馆,1802年在意大利人大街(Boulevard des Italiens)13号开业。因为就开在巴黎歌剧院(Opéra Garnier)门前那条道上。等候老爷太太们看戏的马车夫和家仆成了餐馆早期的主要客人,到了后来不少有名的演员也经常来光顾。到了1822年,英国咖啡馆的新业主保罗·舍夫何耶(Paul Chevreuil)决定提高餐馆的定位,开始供应后来变得很有名的烤肉。直到1866年,开始由法国名厨阿道夫·杜格莱烈(Adolphe Dugléré)掌勺,英国咖啡馆成为法国乃至全欧洲最炙手可热的高档餐馆之一。

Read More…

开瓶器:兵器称手就好

文\苏雅
配图\NoTor
zilverstad-corkscrew-and-bottle-stopper-in-wooden-box 上期苏雅提到了英语中的侍酒师用的是滗酒器decanter这个词——英国人把侍酒的魅力定格在烛光前上了年份的酒液缓缓流动的美丽时刻;和伦敦一掷千金的金融家们不同,泡在巴黎小咖啡馆里的浪漫法国人则把侍酒的艺术定义得更为平易近人:他们把侍酒师换作sommelier——侍酒刀。这种法国人眼中的海马型酒刀,小巧精致又方便实用,于是在众多总开瓶器中脱颖而出,从高级餐厅到街边小餐馆,处处有手拿酒刀漂亮利索开瓶的侍者们,也让法国老百姓们这样记住了他们。 Read More…

桌上法国之《芭贝特的盛宴》

图文 \ NoTor

Barbette's Feast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跟美食美酒有关的电影,切入点虽然都是饮食之事,但作为人之大欲,往往伴随着或悲或喜充满人情味的故事,或是曲折婉转的心路历程。无论是搞怪的《食神》,温情的《饮食男女》,花样纷呈的《满汉全席》,还是笑语欢声的《茱莉和茱莉亚》(Julie and Julia),令人发怔怅然若失的《杯酒人生》(Sideways),杯盘碟盏间,悲欢离合世间万象也像是蘸了调料一般,品得出味道。

获得1988年奥斯卡最佳外语长片奖的丹麦电影《芭贝特的盛宴》便是这么一部让人忍不住要认真推荐一下的片子。

Read More…

Decanter:你见与不见,它们就在那里

文\苏雅
配图\NoTor

醒酒器还是滗酒器?

 

在那套赫赫有名的日本葡萄酒漫画《神之水滴》里,主人公的特技之一就是他的高难度换瓶,出场第一集就让一瓶生涩的DRC Richebourg(罗曼丽·康帝酒庄的李奇堡产区产酒) 瞬间开放、香醇浓郁。因此好些品醇客会把这个用来换瓶的器具称为醒酒器,并且认为换瓶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酒苏醒开放。但这个酒具的英文名字decanter,翻译过来应该是滗酒器才对,滗(bì)在字典里的意思是“挡住渣滓或泡着的东西,将液体轻轻倒出”,这就是这种侍酒器皿最开始并且最常见的用途——通过换瓶,把陈年老酒形成的固体沉淀去掉,为饮家奉上清澈的酒汁。

Read More…

酒杯:葡萄酒在这里谢幕

文\苏雅
配图\Notor

苏雅的酒窝-酒具专栏

每个女人似乎都有那么点恋物癖,饮酒的女子,对各色酒具的痴迷,则是这恋物之事的顶峰,如今在这个酒具专栏里一个字一个字的把这些物什码下,也不枉伊们伴我声色光影一场。酒具中最灿烂的就是这些杯子,上演着葡萄酒的终场演绎,甚至有品酒家宣称,没有杯子,就不存在美酒——酒具的故事,若不从杯子们开始写起,柜子里的那些尤物们是不会饶了我苏雅的,于是这里的字,献给杯子们带来的色香味。

Read More…

天人之衡:波尔多1855二级庄Château Pichon Longueville Baron

Château Pichon Longueville Baron,简称为Château Pichon Baron,中文普遍译作碧尚男爵堡,也有叫皮雄的,后者是基本准确的Pichon的音译。酒庄位于美度区Pauillac村的入口,是1855年美度区分级的二级庄,雄伟的酒庄城堡对面便是同为二级庄的Pichon女爵堡和五大一级庄之一的拉图酒庄。
Read More…